_章卫_

墙头很杂AOT MHA APH TG SDS
近期凹凸
Aotu—安雷 瑞金 MHA—轰出 轰爆
仏厨仏厨仏厨 仏&安 英&雷 好吃到晕厥
赞美霍格沃茨
不到迫不得已不画画不务正业的画手

死亡不就应该是手里拿着心爱的小提琴 和同道之人 看着过往匆匆狼狈逃生的众生……坦然起乐吗?
Now,《Nearer My God To Thee》.
很荣幸,今晚与你们共乐,先生们。
😢😢😢愿世间没有遗憾和哭声😢😢😢

神仙到底是怎么画画的😭😭😭

◆都是指绘都是摸鱼【大哭 ◆慎慎慎
p1-2绿谷
p3鱼
p4 儿子730
p5Harry【没画好被我截掉了一半哇——😭😭
p6爆豪←他超好 但他头发怎么这么爆炸😃
p7轰
想回去找同学玩😞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一场比赛有中国人有印度人有阿拉伯人有爱尔兰人偏偏英国人就是要唯独骂法国人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毛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仏】La Maritza 马里查河

我是十岁到巴黎的,但大家都知道巴黎,所以我比较想谈谈我的故乡。
在我十岁前,在马里查河,我过着怎样的生活,我早就不记得了。
祖父的小房子在马里查河的南边,祖父随着煤矿头子到附近的矿场里工作。我不喜欢祖父工作回来时身上的味道,陈旧且腐朽,就好像他的舌头那般,像是因为他那不停地抱怨而溃烂,发炎,流脓。他总是要跟我抱怨这一切,为什么我不是个女孩儿?小的时候可以帮他打理乱七八糟的家,等我再大点就可以卖了去做别人家媳妇儿;为什么这个破地方只有一个煤厂,他六十岁的老骨头还要为了生计将它们整得分崩离析……
往往当他抱怨到这儿,我就带着妈妈留下的布偶跑出了破败的小屋。这个布偶是妈妈做给弗朗索瓦丝,大我十岁的我姐姐的。祖父在一年半前把索瓦丝嫁给了流浪到这儿的一个疯子一样的绅士,卖了来的钱让祖父在外地过了一个月的清闲生活,好像矿场头子差点把他辞了,为此祖父还倒贴了十列弗求头子看在他为他工作了一辈子的情面上留下他。
我对祖父的印象不好,祖父对我也甚是厌恶。他不喜欢我金色的头发,就像是镇子上的盗贼一样,还生怕我偷了他的钱。老实说,十岁之前的我从来就不理解钱是用来干嘛的,据说一列弗在镇子上可以买到一个女人,但我终究无法理解女人是怎么可以和钱做比较的。祖父他对自己也算不上随心所欲,虽然不喜欢我,但我仍至少是他最后的亲戚。有时,祖父在喝完酒后会不经意看着我的眼睛,那是和他一样的蓝色,然后皱纹就突然密集起来,眯着他浑浊的眼珠像是要藏住一切:“你父亲还在的时候,他最喜欢跑到河边上去玩。”
“那天他说他要去外面玩,叫我不要等他吃中午饭。我跟他说,‘那好,我要去厂里了,你注意点。’结果你猜怎么着,这个小兔崽子跑的人影都不见了。当时本来就战乱在这边上,我就着急啊,我拉着几个工友满地找他,最后发现这不要命的跑到马里查河去了。
“马里查河好看啊,真好看。他跟我说。他说他要一辈子留在这,守这条河一辈子。我跟他说,你又不靠马里查养活,你守它干啥。等你学了门好手艺,早点离开这里,再娶个勤快的老婆,就可以了。”
我不愿听下去了,父亲在我的记忆里不过是个酒鬼,祖父说他晚上逛完妓院回来后就跑到河边上去了,就算是晚风也吹不醒他的酒醉,之后第二天就看到他漂在水面上。祖父说,好呀!你不是喜欢马里查吗,做一辈子淹死鬼吧!然后生了场大病。我对我的母亲毫无印象,但她绝对有一头金色的长发,就像那个布偶的头发一样。
我在这里没有玩伴,索瓦丝走了以后我就彻底成了个孤独的人。她跟我说,弗朗西斯,等你长大了,学门手艺离开这里吧。
她走的那天我没去送她,因为我不喜欢那个疯子绅士。我跑到河边上,斜阳送的余晖把马里查映得生辉,连天上的云都是橙红色的。我把石头扔进水里,泛开的涟漪把橙红撕碎,然后又重新把它拼回去。因为马里查河上的命案让这里变得特别冷清,只有特别凄惨的鸟叫在耳边忽高忽低地盘旋入耳,称不上喜欢,但我愿意待在这里。
最后十九岁的弗朗索瓦丝突然出现河边,就在我的对岸。她看不到我,但她的眼泪我能够清楚得看见。她花了很大的力气才爬上树,然后扑通一下掉进了河里。
为什么马里查如此热爱人类?为什么人类如此喜爱马里查?唯独祖父恨透了这条河,他绝对不允许我靠近那里。
我不清楚为什么,因为生活它冲击着我的大脑,我不知道要怎么做。

四岁那年我走了一个父亲,九岁那年我失去了一个姐姐,十岁那年,一个军队突然来了,拉走了祖父。留下我和马里查。
矿场头子把我带到了巴黎任我自生自灭,我如愿学了门手艺,像他们所有人说的一样,在他乡安定了下来。
我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那天我跟他们说,我要回一趟马里查。
我走在那河岸上,想起祖父的话,“等你学了门手艺,就离开这里。”我从箱子里拿出做工用的布,把他们弄成绳子。我把它们的一头捆在索瓦丝跳下的那棵树上,一头绑在自己身上。
我把脚伸进水里,它们竟是如此的冰凉。傍晚的风吹在我身上,余晖还是像原来一样的橙红色,鸟叫此起彼伏像断气一样一声一声。
我知道马里查在说再见。
那年二十岁,我不是太记得十岁之前发生了什么,我呢,也不是很懂。我只知道,在这种生活下,在故乡,有一条河,永远接纳我们。
————END————————————————————————
特别推荐这首歌,简直就像史诗一样。
Therion《La Maritza》
全篇妄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不是皆大欢喜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绵_轰焦冻的荞麦面✮:

改图

完结轻小说《三日间的幸福》/轻改漫→连载中《我用一年一万日元卖掉寿命》
这本轻小说特别有共鸣感 可能是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吧 给首页推荐 算是个he+前半篇负能+爆炸治愈【
做一个爱生活的人🎶

要买书了 太多佳作要看了 好的作品直通心灵啊!【大哭